王冬雪听到这话,不自觉的低下了头。

此时的她,不免在心中感慨:“少爷说的没错,爸爸的情况就是如此......每天都在急速恶化,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......”

“唯一的一线希望,就是沃尔特在美国找到的那个已经配型成功的肾源......”

“可是,沃尔特提出的条件,简直是对我人格和人品的极大侮辱......”

“但是,如果我不愿意接受他的条件,就要做好父亲随时撒手人寰的准备......”

想到这,王冬雪眼眶一酸,眼泪便瞬间夺眶而出,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。

随后,王冬雪积攒多日的负面情绪瞬间爆炸,缓缓的蹲在地上,抱头痛哭起来。

叶辰见一向强势的王冬雪,竟然在这一刻抱着头无声的啜泣,心中也不免涌上几分心疼,暗想:“她一定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,情绪才会这么崩溃......”

想到这儿,他蹲在王冬雪身前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认真道:“冬雪,找不到肾源也不要紧,我有更好的办法救活你爸爸,比起找到肾源来,还能让老爷子免去在手术台上挨一刀的苦。”

王冬雪听到这话,不由抬起头来,满面骇然的看着叶辰,哽咽道:“少爷......您说的是真的吗......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叶辰点了点头,伸手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,对王冬雪说道:“上车!先去医院把你爸的身体治好,再彻底查一查,到底是谁给你爸爸下的毒!”

等王冬雪回过神来的时候,叶辰已经将副驾的车门打开,并且轻轻推着她的后背,将她推到了车门口。

王冬雪回想他前一刻说过的话,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少爷......您......您真有办法治好我父亲吗?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